柳三续

幻三四外传三周目成就达成,实在憋不住了瞎写点儿感想QWQ

*个人感想,想到啥写啥。比较乱,主观色彩浓重。

*有大量剧透。

*文中出现的所有对话全凭记忆,可能与原作略有差异。

*直接微博复制过来的,请无视那个奇怪的水印...


  • 何为魔,是身恶,还是心恶?何为仙,是修善,还是行善?

不少故事都围绕着仙魔之争做文章,离墨这句话非常准确的概括了二者之间的关系。

而外传的故事也由此分成了两条主线,玩儿家可以选择扮演紫丞(魔)或楼澈(仙),两条线大部分剧情相同,却又在开头儿部分及一些支线情节上有着差异。

只有把两条线都通关一遍,才能明白他们各自的痛苦与无奈。

一周目的时候果断选了看人设就很心水的紫丞,开始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喜欢楼兄——一个巨龄(几百岁?)熊孩子,不会治病还瞎搞,差点害死少主。十分闹腾,还喜欢给别人起乱七八糟的绰号(万万想不到就这个点居然还能在结局捅一刀)。也正是因为双主线的关系,二人分开的时候,另一人经历的剧情是看不到的,从而代入感也尤其的强烈。所以当在邺城皇宫经历了身心俱虐的一连串剧情后,看到分开前才大吵一架刀剑相向过的楼兄从天而降时(明明担心的要死还不忘傲娇),第一次有了“这人好像还挺不错”的感觉。

而且这人虽然平日废话多的不行,关键时刻却总能被紫丞三言两语就堵的说不出话,气急败坏的样子也是可爱到爆ww(异闻录中魔王大人放飞自我之后楼兄更是毫无还嘴之地只会你你你…)。因为本身玩儿的紫丞线又带着强烈的粉丝滤镜,开始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楼兄的地方,毕竟少主也是身不由己,很多事情也并不是他能左右。但我也是没想到这人居然真的和他的名字一样,清明澄澈,毫无心机。尤其雨苍山被紫丞故意气走之后居然还和刘绪说了那样一番话,感动之余也是觉得楼兄你能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…越到后期,越是愧疚感爆棚。想来少主也是同样的感受,关于完美结局的三次神秘对话一次比一次“肉麻”(腹黑的直球儿真可怕)。直到故事的最后,关于他们的前世秘密一点点揭开,方才明白这一世不过是承袭因果。



盘古曾如此珍惜着帝台这唯一的“朋友”,在不计年月的寂寞中唯一的慰藉,却最终难逃被他亲手赐予“死亡”。关于仙、魔这似乎无解的死结,在那时便已开始操纵他们的命运。此时再回忆起故事的开始,紫丞在熏风午原醒来后的第一句话,虽早已没有了前世记忆,潜意识里那份时时令他战栗的恐惧,却始终未曾随着千年的时光消退。

而帝台亦是如此,即使自裁,仍无法抹去分毫愧疚,冥冥之中总是在补偿前世犯下的“罪孽”。想想当初他面对无法吸收他珍贵仙气的紫丞说了什么来着?

“本大爷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这小子什么债!”

这首尾呼应的刀也是戳的十分精准,还好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时光,这一世,他们终究解开了仙魔不两立的死结。

也解开了二人间横亘千年的心结。

“即使渐渐忆起那段痛苦的过往又何妨?帝台当时的痛苦,绝不亚于我!”

“我希望这一次的死刑,仍是由你执行,这便是我的心愿!”

由我始,由我终。只不过这一次,虽仍有着巨大的遗憾,却可以笑着面对。

  • 月下再相逢,饮杯酒,一切,又会重头…

整个故事有三个主线结局:最后抉择(紫丞牺牲)、以身代君(楼澈牺牲)、浮生若梦(完美结局)。可只有玩过完美结局才知道,这三个结局实则为一条时间线。

幻三四的故事中巧妙之处很多,但这同一时间线的三个结局可谓是我觉得最巧妙之处。

“楼兄不觉得,一人一次,很公平吗?”

紫丞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,甚至是有些宠溺的那种。然而个中滋味,都在《独酌》这首歌中唱尽了。

苦酒入喉,屋内一人独酌。孤灯后,影绰人消瘦。

人总是会变的。想来相丹、伶叶、离墨永远也想不到,破坏力堪比孙悟空的宝贝徒儿/师弟有一天会像模像样的为公务忙碌。白天依然咋咋呼呼笑的没心没肺,晚上一个人喝着冷酒辗转难眠。


而紫丞大概更不曾想过,当魔族终于得以正名,变得比人界、仙界更美丽之日,自己却根本开心不起来。

早已忘记了时间,埋藏了想念。雪冰冻了指尖,我却没感觉。

好在仙魔有着无尽的寿命,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来等待。即使岁月如年,沧海变桑田,也终究等来了那一句“楼兄,好久不见。”

只是几位人类伙伴和亲人早已不知投胎转世为何人,也是这看似完美的结局中难以掩盖的遗憾吧。

说到这又忍不住要跑个题谈谈“代入感”,RPG是什么?角色扮演。不同于电影电视剧戏剧小说,玩儿家要体验是“自己即角色”,而不是作为一个旁观者。外传的完美结局真是把角色扮演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,跟随着熟悉的“流云奔壑”的旋律,走过每个曾和你一起走过的地方,一次次燃起希望,一次次又失望而归。偏偏BOSS又是变态级的可怕(更加想念少主的暴力输出),在几次三番的折磨下,完全体会到了楼澈近乎失心疯的心情 = =!心悬的飞起,却不再敢轻易抱有希望。甚至像小孩子一般自我安慰着:只要自己好好表现,他就会回来了吧。更让人哭笑不得是楼澈这傻孩子还搞了个什么可以存储记忆的神琴,虽然说着是为紫丞存储大家的过往,然而明明是他自己抱着不放的时间最久。不止一次想象紫丞归来后看着楼大仙人的诸般作为是什么感想,但楼澈大概是一定很想毁尸灭迹的吧(呵呵)。

“楼兄…活着的人也许会经历许多痛苦,日后你也许会遇到更艰难的事…但是你听我说,我并不后悔到这世上一遭,能与你们结识,我已心满意足…”

即使坚强隐忍如紫丞,穿越痛苦漫长的岁月回到这一刻,说出这番话,也不知道需要多大勇气啊。

毕竟,这一眼过后,又是没有尽头的别离。

  • 同样令人难忘的他们

幻三四的角色众多,尤其是男性角色。虽戏份不多,却同样令人难忘。初时无限高大上却给我们留了无数口锅的父王紫狩,冷漠“无情”又痴情的师父相丹,温柔(贤淑)的先生伶叶,万能正太身行事却特别男子汉的师兄离墨,口嫌体正直的毒舌“美人儿”勾陈和简单粗暴的腾蛇大人,死傲娇+死兄控刘绪,“无间道”成瘾的宵明,耿直又铁汉柔情的鹰涯,有点儿小“无赖”打架总是给紫丞放水的陆逊…甚至有点儿呆的一根筋剑灵夕渊…太多太多人,笔墨不多,三言两语便令人印象深刻,各有各的“可爱”之处ww。我想,也许到了十年二十年很久很久以后,我都不会忘记他们吧。


写了这乱七八糟的两千多字,还是觉得很多话想讲都没讲。总之,好的故事不会被时光埋没,即使相隔近10年光阴,仍让人痴迷与感动。文绉绉憋了这么多,其实我只是想说…一周目哭成狗也就算了,为什么三周目了还是扛不住啊QAAAAAQ?!

编剧姐姐,你赔我面巾纸(我自己滚)。


   
评论(9)
热度(15)
近期沉迷三国无双和幻想三国志_(:зゝ∠)_
© 柳三续 | Powered by LOFTER